Lance_

素心做人

伙伴们狂欢的party缺点什么…做了两个小时的蛋糕 包括蛋糕胚都是亲自上手 老板还送了巧克力 叶不羞我此生第一次DIY送你了 荣耀不败!另外…老板说我画的伞像辣椒…手是真残~做为一个炸厨房好手来讲…我努力了QAQ

叶修X你

* 当时在别的圈子看到这个梗觉得超级苏,超级好玩,结果我自己根本写不出那个苏苏苏苏苏苏苏的感觉TT,上课时摸鱼~  

*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 很短很短哈哈哈



   你知道叶修家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门当户对这四个字,显得你有些高攀了。


  于是当家人提出这个相亲对象时,还是有些许的惊讶,你微博不为人知的小号头像就是Q版的叶神。你写了不知道多少短篇长篇,伞修叶蓝all叶叶all,你像每一个狂热的粉丝一样,为他哭、为他笑、为他不平、为他骄傲。可是当这个荣耀第一人就在你面前,和每一个平凡人一样坐在你对面,你却拘束的连一句问好都说不出来。


  “我叫叶修,姑娘你别拘束,咱就是随便吃顿饭。”他的右手有小动作,你不知道他是想念荣耀还是想念烟草。“姑娘,你玩荣耀么?”


  当然玩,你心里这样想,事实上不仅如此,你还在荣耀有个职位,你靠近荣耀的核心,却只能在外围看着荣耀职业圈子,于是你说“听说过,叶神…我是说,叶先生你好像很擅长。”


  他笑了,可是你看不到他眼神中有流转的波光,他礼貌而得体。“姑娘有兴趣,我可以带带你。”生意人的口气。


  你无话可说,叹了口气,从包里拿出一张便签纸,拿了笔出来随便写了些东西递过去。


  他真的笑了“这可是银武,姑娘你果然懂。”


  你看得到他瞥见了你手上水笔上印着的君莫笑,他微微有些诧异但是并未做出什么反应,于是你起身准备离开。


  “叶神,和很多粉丝一样,我也要以自己的方式爱着你,叶神你要一路走下去。”


   他追了出来喊住你,你停了下来,然后听他说“姑娘我们兴欣还差两把银武你再给走两个后门呗!!!”


【AM】Reverse Balance (千年后,重逢)

*梅林传奇同人*


*Arthur x Merlin*


*可能OOC,不定期更新*


*逆生长*


*因为在准备考研,所以拖得比较久,希望大家食用愉快O3O


2

 

  梅林真的在变年轻。

  当他今天轻轻松松的用牙齿咬开一枚松子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嘴里并没有崩出什么东西。

  “该死!”并不是梅林的咒语还是盖尤斯的药剂出了问题,而是梅林的身体出了问题。

 

  “天知道亚瑟的身体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如果一下子变成了姑娘,他今后还怎么拯救阿尔比恩。光是我,肯定都要笑死了。”上了岁数的人就是喜欢唠唠叨叨。

 

  然后亚瑟可能真的变成了受到上天照顾的幸运儿,他并没有变年轻,也没有像梅林预想的那样变成姑娘,他真的是在很正常的成长。

 

  后来……

 

  后来梅林是在一条巷子里面捡到他的,彼时他穿着被自己吐了一身的衣服,满嘴的酒味,从头到脚都看不出一点潘德拉贡皇家风范,除了他依旧金黄的头发。

 

  梅林看起来已经没有那么老了,他感觉自己曾经松动的牙齿在吃多纤维蔬菜的时候也像松软的面包那样容易。

  

  而亚瑟已经长成了半大小子。

 

  按年份来算,梅林离开了十多年,哦,这里用离开这个词可能并不合适。

  

  当时他躲在阿瓦隆湖畔最大的那颗树后面看亚瑟大声叫喊着他的名字,惊起了一群不知道名字的鸟。

 

  梅林就那么看着自己曾经的partner疯狂的叫喊,用孩子那种还稚嫩的声音。后来亚瑟叫喊地少了,后来亚瑟来地少了,后来亚瑟不再来了……

  

  “抱歉,亚瑟,我斗不过命运。”

   没错梅林逃跑了。

 

   孩子在年轻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多爱与恨的认知,亚瑟也是。

   可是孩子时期某些深刻的回忆,总是会很难忘记,亚瑟当然是。

   

   梅林把亚瑟带回了他简陋的公寓里,那地方离红灯区并不远,房租意外的便宜,梅林卖掉了当年从卡梅洛特带出来的一个装食物的金盘子,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挺傻的老板,因为他实在不理解为什么那个破盘子可以值那么多英镑。

 

   亚瑟的体重和肤色简直和百年前一模一样,看到露着白肚皮的曾经的王子殿下,梅林想到了那年他亲手创造的亚瑟版的傻子。

 

   “哈哈哈哈,你真的不知道那时候你有多傻……”梅林笑了,他把自己的床铺扫了扫,然后低声念叨了几句,这些咒语让他本来坚硬潮湿的床铺变得柔软而且干燥,他甚至点燃了自己用咒语保存了数百年的一种蜡质固体,是一种混合了卡梅洛特的森林、麦田、阳光以及马棚味道的熏香,甚至还夹杂着亚瑟的臭袜子……,没什么好闻的,可是这味道和曾经的卡梅洛特是一样的。

   和曾经无数个早晨、午间、傍晚是一样的。

 

   卡梅洛特是那么高贵的城堡,可是它并没有充斥着昂贵的金器味,甚至于那个守卫完全是摆设的地下金库,给梅林留下印象的也始终是金属腐蚀的味道……

 

   直到亚瑟悠悠转醒,梅林还陷在回忆里没有出来……

  

   现实并没有梅林脑海中那么……温和?亚瑟从床上爬起来之后,一拳打在了梅林的脸上,然后整个人压制着这个瘦弱得好像只剩下骨架的大叔“你要对我做什么?!”

 

  “事实上,是你要对我做什么?!”梅林嘴角流下一丝血迹,而他并不敢动“你在巷子口那里醉的不省人事,我刚好路过,又不知道你家在哪里……”

  

   而行凶者只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对不起……”

  

   天,梅林永远都不想听亚瑟和他说一句对不起,上一次,死神直接把他从身边带走了……

 

   亚瑟伸手把梅林从地上拉起来“对不起,我以为你是人贩子。你没事吧,我是说,你嘴角的血迹。”

 

  “没有哪个人贩子会想去拐卖你这样的壮汉好么?!”梅林转身吐了一口血沫,连带着一颗微微发黄的牙齿,该死的亚瑟,这颗连松子都没有搞定的牙到底还是被打掉了……

 

   “我叫亚瑟,亚瑟潘德拉贡”亚瑟对着梅林伸出手“大叔你是?”

   “梅林”梅林控制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手“梅林,艾米瑞斯。”

   

   “我们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亚瑟看着梅林一脸严肃“你会帮助我重振卡梅洛特,建立阿尔比恩王国。”

   

梅林呆站在那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说,难道说……

 

亚瑟和梅林对视了一会儿,突然笑出声“哈哈,别耍我好么大叔,这一点都不好笑。”亚瑟拍了一下梅林的肩膀“我不是亚瑟王,我只是刚好重名而已。”

 

“我真的叫梅林。”

 

“拜托,我对梅林这个名字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我小时候遇到过一个老头儿,也说自己叫梅林。”亚瑟在床上坐了下来“那时候我读《永恒之王》读的正入迷,真以为是有个梅林老头来带我去找石中剑呢,我找他当了我的老师,教我变戏法,结果你猜怎么着?”

 

“他跑了,我整整一年几乎每天都去找他,可是他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连阿瓦隆湖畔的那些捕鱼的都说根本没有见过这个人。我猜他可能跑了或者……。”亚瑟侃侃而谈。

 

梅林却一直沉默着“他不一定是逃跑了,可能他有自己的苦衷。”

 

亚瑟像看着外星人一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天,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就是那个老头,而你刚好和书里面一样时间倒流。”

 

“当然不可能。”----“的确如此。”

“那只是作者自己的幻想。”----“这事千真万确。”

“你看到了,我可不是个老头。”----“我的确就是他。”

 

“所以大叔你到底叫什么,我觉得我们可以交个朋友,毕竟你救了我。”亚瑟坚持问道。

 

 “我的确叫做梅林 艾米瑞斯。不过我不是什么梅林大法师,也不是时间倒着过,我只是刚好和那个书里面的人物同名。”梅林的语调怪怪的。

 

   亚瑟和自己的大朋友聊得很投机,他决定暂住一晚消一消酒气,免得回家被他家死板的老头罚站。而且这张床,虽然看起来就像要塌了一样,可是却意外的柔软舒适,混着羽毛枕头的味道。

  

   他并没说自己为什么大醉一场……梅林也没有问。

 

   梅林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给莫甘娜打了个电话,天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搞到了手机,还能流利的默写下来莫甘娜的号码。

 

   梅林不能打扰亚瑟的生活。

 

  “Oh,my god.”莫甘娜看着床上睡得毫无形象的弟弟惊叹了一声,“怎么会搞成这幅鬼样子,谢天谢地你及时找到了他。”她看向梅林“你是他的老师么?我们是不是开家长会的时候见过?”

 

  我必须找到他;不,我并不是他的老师;我们的确见过,10年前,以及千年之前。

 

  梅林这样想着,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就拿着自己放在一边的小包打算离开这个公寓。他打算就这样狼狈地落荒而逃,第二次。

 

  可是梅林大法师和英勇无畏的亚瑟王是硬币的两面,他们注定要重逢,注定要呆在一起,注定要彼此……折磨?折磨,这个词看起来多么地合适呢,梅林想……

 

  莫甘娜比起上一世(额应该说是几千年前)来讲要热情多了,尤其是当对方是一个救了自己宝贝弟弟的恩人,她提出要请梅林吃一顿,并且不是第二天,也不是在她家;而是现在,在梅林这个从来没有开过火的破旧公寓里。

 

  尤瑟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自己的女儿对陌生男人提出早餐邀请,而且还是在人家的家里,这可不是一个淑女应该做的事情……尤其是当示好的对象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的时候。

 

  “哦,爸爸,我对他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他捡回来你的宝贝儿子,我们总要对人家表示感谢。”

  

  “你可以邀请他来咱们家里用餐,而不是在人家家里像个追他的姑娘似的当个主妇!”尤瑟大喊“还有亚瑟,你到底为什么喝成那副鬼样子,有没有个绅士的样子!”

 

  亚瑟坐在餐桌的另一边“我只是和朋友聚会喝多了而已。”

 

  “你明明是因为格……”

 

  “住嘴,莫甘娜。”亚瑟低声喝到。

 

  “亚瑟,你怎么可以这样和你的姐姐说话!”尤瑟看起来肺都要气炸了“因为什么?格尼薇儿?那个司机的女儿?我告诉你,这不可能,就算你来求我也不可能。”

 

  “我对她可没那个心思。”亚瑟说的有气无力。

 

  格尼薇儿和莱昂在一起了,在亚瑟准备表白的前一天。他们举行了一场小型party,邀请了许多朋友,当然也包括亚瑟,然后亚瑟把手里的项链扔进了垃圾桶,拐到隔壁的一家酒吧喝的烂醉如泥,后来就遇到了梅林。

 

  “你最好已经放弃了,否则我一定会反对到底的。”尤瑟愤愤的往嘴里塞了一块香肠。“还有,亚瑟你应该请那个叫梅林的来咱们家吃一顿晚饭,毕竟非亲非故的他还照顾了你一整晚。”

 

 

  梅林这一次很不舍得离开这张床,所以他一直躺在上面,床很硬很潮湿,可是有亚瑟的味道……

 

  那味道有点像阳光。

 

  亚瑟悄悄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梅林安静的躺在那儿,不知道做了什么梦,嘴角一直挂着弧度。

 

  他好像早上的时候白了一些,也更年轻了一点。

 

  亚瑟揉了揉眼睛嘲笑自己“呵,怎么可能,谁也不可能越来越年轻的。除非他真的是梅林大法师。”

 

  “大叔醒醒,我爸爸想要请你吃晚餐……”亚瑟轻轻晃了晃梅林的肩膀,后者只是握住了伸过来的那只手,喃喃道“亚瑟,不要闹。”

 

【TBC】

 

   

 


【AM】Reverse Balance (千年后,重逢)

*梅林传奇同人*


*Arthur x Merlin*


*可能OOC,不定期更新*


*逆生长*


1

  阿瓦隆的冬天,一年比一年漫长,漫长到让永生不死的大法师都染上了老人的模样……漫长到满怀希望的等待笼罩上一片无望。  

  一开始的时候,梅林会在阿瓦隆河岸的石头上,刻下每一个没有亚瑟的日子,直到有一天,大法师发现自己早已数不清石头上的刻痕,他日渐老花的眼睛,甚至分辨不出它们,在不用魔法的时候。 

  大法师永生不死,可梅林却老了。

  亚瑟依旧没回来。梅林突然意识到,亚瑟也许不会回来了。

  于是他开始在阿瓦隆湖畔坐着,而不是四处游走,如果大法师最终也会走到生命的尽头,他希望自己可以和亚瑟一起、和兰斯一起、还有芙瑞雅。

  梅林在湖边坐着,当然不是用一种绅士的姿势。

  一直到不知哪个没礼貌的小鬼突然去揪他的胡子,梅林已经有九百年没有和自己之外的人说过话。

  梅林察觉,九百年以来,自己可能第一次有了情绪的波动,因为看到了一个金闪闪并毛茸茸的脑袋。

  “怪老头儿,你在这儿做什么?”金闪闪的小鬼凑上来摘掉梅林的帽子“你的头发,它们乱糟糟的像一堆杂草。”

  “我不是怪老头,我叫梅林。”大法师眼睛闪成金色,只是那一瞬间,然后帽子就自己飞回到乱糟糟的头发上“你不可以这么没有礼貌,我的孩子。”

  “我当然懂得礼仪,我上的是最好的贵族学校,也接受最好的教育。”金闪闪的小孩模仿着梅林一本正经的语气,可是他似乎还是对大法师的帽子更感兴趣,“你会变魔术么?为什么帽子会自己飞回去?”

  “因为它是活的。” 

  “骗人,帽子怎么可能会是活的。”小孩说“你一定是个魔术师,教我变戏法怎么样?这样我就可以用这个来哄我的姐姐开心。”

  梅林刚要开口问些什么,小孩胸前挂着的那个叫手机的东西就开始边发光边尖叫。

  “我爸爸叫我回去了,过几天我还回来找你的,说好了要教我变戏法哦。这个送给你,就当是拜师礼好了”还没等梅林回答,那孩子就乐颠颠的跑了,梅林看到阳光跳跃在他金闪闪的头发上,那孩子回头喊了一句“我叫亚瑟,亚瑟·潘德拉贡。”

  大法师觉得自己一定是快要死了,才会出现这么美好而真实的幻觉,他躺在阿瓦隆湖畔的草地上,闭上眼睛。




  梅林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没有莫德雷德也没有莫高斯,甚至连莫甘娜都还是那么善良,亚瑟刚刚赢得了一场决斗的胜利,他陪着他一起,站在卡梅洛特的城墙上望天,魔法师们并没有被驱逐,那些有天分的孩子们把云彩变成各种各样的小动物。

  亚瑟让他去洗骑士的披风,他可以用魔法。

  亚瑟叫他做晚饭,他可以用魔法。

  亚瑟叫他帮忙更衣,他甚至可以让那些衣服自己穿到亚瑟的身上。

  阿尔比恩共和国,终于和魔法共存。

  然后……

  然后那群远古生物飞到卡梅洛特的城堡,它们嘶吼着,喷出巨大的火焰灼烧着这个国家,一时间整个阿尔比恩充斥着人类的哭喊和家禽的悲鸣,亚瑟狠狠的掀起面前的办公桌“梅林,你错了,阿尔比恩根本不可能和魔法共存!你骗了我。”

  “亚瑟。”

  “离我远一点。”

   当然了,他是亚瑟·潘德拉贡,他是阿尔比恩不可一世的亚瑟王,他拥有整个阿尔比恩,又怎会甘心单单去做梅林心中的那个全世界。




   梅林在亚瑟被龙息围困住的一瞬间惊醒了……然后一个恐怖的念头缠绕上梅林的神经——是魔法害死了亚瑟。

  “亚瑟回来了。”梅林摸着脖子上那枚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石头,上面还带着亚瑟的味道,干燥并且温暖,那是阳光的味道。“那并不是幻觉。”

  亚瑟回来了。

  而梅林,那样简单的放走了他。




  “怪老头!” 

  梅林听着声音回头的时候,微眯着眼睛。“我说了我不叫怪老头,我叫梅林!”

  “好吧,梅林,你答应我要教我变魔术的。”

  “不,我并不会变魔术,那是魔法。”

  “哈哈哈”亚瑟在梅林身边坐下,然后肆意的笑“天哪,你不会是梅林大法师吧。”

  “如你所见,我的确是。”

  “得了,老头儿。”亚瑟拍了一下梅林的肩膀“我虽然刚上中学了,可是我早就不用听童话故事睡觉了。我知道你们魔术师的秘密不可以泄露,要不我拜你为师好了。”

  天啊,亚瑟王什么时候热衷于这些鬼把戏了。

  “拜托,梅林。”亚瑟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梅林,眼眶微红,好像下一秒眼泪就要掉下来。“我姐姐后天有一场生日宴会,我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如果说梅林大法师有什么弱点的话,亚瑟绝对是最致命的一个。

  “好吧,我有一个要求。”

  “当然,无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我也要去参加那个宴会,当然我可以偷偷地。”

  亚瑟笑了“当然,我知道你肯定很久没有吃过除了干面包以外的东西了。”亚瑟看了看梅林小背包里面露出一角的干面包。

  “如果你有别的能耐,或许我可以找你当我的家庭教师,因为我父亲不可能给我雇佣一个魔术先生。”

  “哦,当然,让我参加宴会就好。”上帝保佑这一世的莫甘娜并不想要伤害亚瑟和乌瑟,自己要先去看看她的魔法是不是还在。“我可以偷偷地。



 

  事实证明,那些等待着自己来世可以投胎到一个更好的家庭的人可能真的是在妄想。鉴于曾经富有的卡梅洛特国王陛下今生仍然富可敌国。

  整个生日宴会的装潢闪的梅林睁不开眼睛。

  梅林很认真的收拾了自己,甚至仔细地洗了他的破帽子,虽然洗完之后它依旧很破。

  亚瑟带着莫甘娜来见梅林的时候,莫甘娜简直尖叫出来了“哦,天哪,你是在cosplay甘道夫么?天哪,你真是太像了,你缺一件袍子。”

  “天哪,姐姐你必须小点声。”亚瑟说“你是生日宴会的主角,一定要保持好你的淑女形象才对。这位是我在阿瓦隆湖畔认识的一位老朋友,他叫梅林,是个——打鱼的。”

  “亚瑟你真不应该骗我,阿瓦隆湖是国家重点保护区,怎么会有打鱼的”莫甘娜朝两个人眨了眨眼睛“放心,我懂你的,亲爱的弟弟。”然后莫甘娜走过去捧起梅林的脸给了他一个吻。

  “谢谢,谢谢你为了我打扮成甘道夫。”

  梅林惊在那儿,天呐,他何德何能居然得到了王女的一个吻。

  莫甘娜显然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吻居然得到了这么剧烈的反应,调笑道“哈哈,亲爱的梅林,你不用这么惊讶,还是你从来没有被姑娘们亲过。”

  当然有,梅林记得自己和芙瑞雅的那个吻,也是他这一生唯一的一个,那是什么感觉来着?

  “亲爱的,你摘掉胡子多大了,要不要考虑做我的男朋友。”莫甘娜显然并没有一丝淑女的觉悟,大喇喇的楼着梅林的肩膀“我真期待 你卸掉妆什么样子,你那双眼睛,他们太诱人了。”

  “怎么可以!”梅林慌乱的从莫甘娜的胳膊下面钻出来“我已经快一千岁了!!!”

  “哈哈,宝贝儿,你真是入戏。”莫甘娜大笑着看了梅林一眼“你和我的弟弟好好玩吧,我去看看我的其他朋友。”

  目送莫甘娜离开,让梅林松了一大口气。

  “梅林,你该不会真的一直是在化妆吧。”亚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吓得梅林差点把手里的液体泼出去。“我姐姐说的很对,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像魔法石。”

  “当然没有,我只是个老头子。”

  “可是梅林,我觉得你今天的皱纹,比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要少一点了,你是在变年轻么?” 

  梅林看了亚瑟一眼,心里腹诽,难道魔法效力减弱了?



 

  宴会进行的很顺利,梅林难得吃了一些新奇的绿色蔬菜,从亚瑟战死之后,梅林就再也没有吃过肉食。后来他再闻到肉的味道就会觉得有些恶心,再后来甚至都不想看见它们。尤其是鸡腿,那会让他想到盖尤斯,和那间小屋。

  亚瑟表演了飞帽子的魔术,当然是梅林在暗中操控的。

  然后亚瑟赢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和他亲爱的姐姐的拥抱和亲吻。这一世的莫甘娜并没有魔法。

  当然,魔法的传授途径就是传承,而梅林这九百年以来并没有教给任何一个人,也并没有过妻子和孩子,阿尔比恩历史上最有天分的魔法师,并没有将自己的天赋传承。所以除了梅林,这世界上也许不会再有魔法。

 



  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是因为梅林发现自己并不能变回年轻时候的样子,无论喝多少盖尤斯的药剂以及念多少句咒语。 

  梅林发了疯似的翻遍了所有的魔法书,也并没有找到有效的咒语,然后梅林突然想到了巨龙临死之前和自己说的那句话。 

  “小法师,亚瑟无论回来与否,都不会是从前那个亚瑟,你和他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所以,千万不要去打扰他的生活。” 

  “该死,我一定是被该死的阳光晃得没有了脑子。”

 

  命轮再一次旋转起来,诅咒将如影随形——

  梅林决定离开这个地方。

  梅林决定离开亚瑟。 

  梅林发现,自己真的在变年轻。

 

【TBC】

联邦星舰EEWF号:

如果文字浩瀚如星河

越过所有宇和宙的无限

那些蓝色的紫色的有形的无形的星云

看过多少脉冲星闪烁 超新星陨落

 

我想拥有自己的星球

可我有的所有 所有都只是一艘飞船

燃料是爱 引擎为心

再加上一支笔 一支笔做我的船舵

 

所以,友人,

允许我,请允许我先在洪荒里高唱一首歌

在一瞬间的花开云过

让你听到属于我的引力波 

 


【2015喻文州生日快乐】

喻文州生日快乐

喻文州生日快乐

喻文州生日快乐

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喻文州每一年的生日都大同小异。蓝雨作为全荣耀职业圈中包容性最强的战队,创意技能却一直都忘记加。

   包括看起来最爱玩的话唠小剑客。

   蓝雨正副队长的相处模式,颇像一对相处了10+的老夫老妻。或者青梅竹马。从来不玩创意,也不玩惊喜。当然这些都拜我们的小剑客所赐。

   就像今年一样……

 “队长,你后天过生日想要什么礼物啊?去年送你的夜雨声烦手办是不是特别帅,哎呀队长我真的是觉得除了索克萨尔之外就只有夜雨声烦的是最帅的了是不是,队长前年送你的鼠标你觉得还顺手么?要不今年我送你个键盘吧,不过马上要比赛了,我又怕你用的不顺手,那队长你今年究竟想要点什么啊?”

   果然,相由心生是一种封建迷信。谁说黄少这种长的干干净净又风趣幽默的人骨子里就一定懂得浪漫和惊喜。

 “少天”

 “恩?队长是不是想好要什么了,想要什么放心地大胆的告诉我,蛋糕我们也都预定好了,啊小卢说要送你一个等身抱枕,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队长又不是痴汉要那种东西干什么。我批评他了一顿,小小孩子心里怎么都装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黄少本来滔滔不绝的剧透的津津有味,而喻文州笑容慢慢僵硬在脸上“队长,你想好要什么了么?”

   喻文州整理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仍然挂着黄少天专属的M号微笑说“少天送我的,我都喜欢。”

 “那队长你蛋糕想要什么口味的,我觉得你应该喜欢水果蛋糕,可是他们非说要巧克力的,队长你说呢?”

 “少天,我们该去训练室了。”

 “队长你要是想要什么一定要告诉我!!!”黄少天拿着外套跟了出去“诶,队长你等等我。”

 

   喻队的生日真是愁坏了黄少天。

   许博远登上QQ,才刚打开消息列表,就激动地差点把鼠标砸到显示器上,身后心脏的叶不羞赶忙凑过来,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惹炸了自家小保姆。

 “小蓝河,你去年送了叶老贼什么生日礼物啊,怎么办队长马上要过生日了,我完全不知道送些什么,虽说我和队长不是你们那种关系吧,可是毕竟我们都一起那么多年的哥们了,今年大家说要集体买蛋糕,那我也不能买蛋糕了,怎么办,今年夜雨声烦的手办我之前一激动就直接送给一个围堵我的小粉丝了,你说我今年送什么好啊。”

 结果许博远才刚要打字,就被后边手速飙到500的叶大神抢走了笔记本“送自己!还有,以后别烦我家蓝河。”下线,关机一气呵成。

 “叶不羞,你个不要脸的,那是我偶像啊你有没有搞错!”  

 “蓝啊,荣耀教科书在你面前,你还找谁当偶像啊。”

 “滚滚滚!你丫就是荣耀的祖师爷我也是夜雨声烦的粉!丝!”

  

【君莫笑】:黄少天,来PK。

 夜雨声烦,被击杀。

 “我擦擦擦擦”黄少天鼠标往旁边一摔刚要再来一局,就听到喻队在旁边温柔的提醒“少天?不要说脏话。”

   黄少天赶忙解释道“队长你不知道,叶修这个老不要脸的,我不过就是问问小蓝我今年该送你什么礼物,他就说什么我和他抢人啊,虽然我们小蓝河挺可爱的我也挺喜欢的可是这不代表我就要和他抢人啊!”

   喻文州的笑容变了变“蓝河挺可爱的所以你挺喜欢他?”

 “不不不,队长我不是这个意思”跟在喻文州这个心脏的术士身边这么多年,黄少天当然最会分辨队长温柔地笑和心脏地笑有什么差别“我没有啦,我就是想问问看小蓝河到底送了什么给叶修,然后叶修那么感动啦,我也想让队长感动……”

   黄少天看着自家队长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终于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然后慌忙找个借口就逃走了“没有,哎呀队长,我我我我,刚刚小卢找我,我去问问他什么事啊。”

   小剑客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家的队长手速居然这么快,喻文州抓住自己的手臂内侧微微用力,就把面前的人带过来,黄少天的眼睛和他的意识一样,深不见底。瞳孔黑的就像可以把人吸进去,喻文州像受到女巫的咒术一样,鬼使神差地吻了下去,可是还没来得及在那微凉的唇上留下温度,黄少天就像受了惊吓一样跑了。

“少天……”果然,太快了么。


“小蓝河我给你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你怎么才下来啊,是不是叶修又欺负你了,啊我帮你报仇找他PKPKPKPKPKPK,我跟你说那天我输给他是状态不好,这次一定能赢得小蓝你放心。”

   许博远接到自己偶像的短信激动不已,结果刚刚约好时间就被叶修拉出书房美其名曰是吃午饭结果自己被从里到外吃干抹净,一觉睡到傍晚才睁开眼睛,连脸都忘了洗就慌慌张张的出来找了黄少天。

 可是面前的剑圣话唠依旧,情绪却不太对。

 “对不起对不起黄少,我家修修那傻狗把我手机藏起来还非要出去遛弯我来晚了,对不起对不起。”

 “小蓝,当时叶修……啊不是,你说队长他,不对,小蓝你什么时候会想吻一个人啊。”黄少天说话难得的磕磕绊绊。

 “喻队吻你了?”  

   黄少天显然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块就被拆穿“没有没有,我就是随口一问,胡言乱语,哎呀其实你说,我到底送队长什么啊,明天他就过生日了,我就给他买了个键盘可是一点创意都没有,而且马上有比赛我还怕他用不惯,最近队长心情好像不是特别好,他心情不好我就特别烦躁,我一烦躁我就更什么都想不到了。怎么办啊!!!!”

 “黄少,你是不是也喜欢喻队啊。”许博远拿了瓶纯净水递给话唠偶像。

 “我怎么会喜欢喻队呢,喻队这么好的人,颜值高,战术好,我我我,他应该和个很优秀的姑娘在一起啊,我又不是姑娘,喻队,也不会喜欢我,啊,我……队长也不会喜欢我,不然他……”

 “不然他也不会每天早上强迫你起床,晚上督促你去睡觉,禁止你少喝你最爱的可乐还总是逼你多喝牛奶……”

 “是呀,队长对每个人都好啊,他还会督促小卢……小卢也没怎么,可是对我,可是队长……”

   黄少天发现自己开始语无伦次,荣耀战场上的机会主义者,抓到空隙一击必杀。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在自己面前跳着草裙舞,黄少天却发现自己连伸手的勇气都没有。

   虽然搞不懂队长为什么会那样做,可是,和队长一起训练的人是自己,战斗时守护他的人是自己,因为他难过而伤心的人是自己,因为他高兴而欢呼的人也是自己,所以自己其实是,喜欢队长么?

 “生日礼物这种东西啊,都不过是人情感的载体哦。有的人呢,通过礼物表达祝福,有的人呢表达承诺,有的人表达爱,就是这样。”许博远看了一眼表“黄少我先走了,我家那傻狗还等着我喂呢。”

   黄少天坐在长椅上呆滞了很久,从第一年到蓝雨,自己因为手速对队长的轻视,然后在一点一滴的接触中发现这个人无以伦比的战术意识,还有生活中对自己的体贴和照顾。不过,他不是对每一个人都这样好么。

   喻文州啊。

 

   十号这天,蓝雨休息室异常的热闹,整个房间因为队长的生日装扮的喜气洋洋,如果说有什么与众不同的,除了喻队那明显勉强出来的笑容之外,可能就是过于安静。

   黄少天从中午开始就消失不见了。

   直到晚上宴会开始,也没见到人。

   喻文州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没了过生日的心思。他总以为自己对蓝雨的留恋,对队友的感情是驱使自己坚持下来的动力。直到自己生活的环境少了以往的喧闹,哪怕才半天时间,他紧张的发现原来这一切的动力都源于自己对黄少天的执着。

“那天,一定是把少天吓到了,可能被讨厌了也说不定。”喻文州自嘲的笑了一下“谁会喜欢这样心脏擅长玩战术,而且喜欢男人的变态呢。少天那么……干净。”

“喻队喻队,少天怎么还没回来啊,你知道他去哪儿了么?”

“我不知道,打个电话问问看吧。”喻文州刚要掏出手机,转身犹豫了一下,“小卢你打吧,我手机没电了。”

 无人接听,训练室却传来熟悉的铃声“少天前辈没带手机,在这儿呢,喻队。”

 “啊!我想起来了”小卢拍了下脑袋“少天前辈说今天要去接机,晚些会赶回来给队长过生日,让我们不要等他。他说礼物留在训练室啦。”

 喻文州“啊,这样啊,少天没和我说呢。”五味杂陈。这可能是,来蓝雨之后的,第一个没有少天的生日?

 后来的宴会,喻文州只记得自己脸装笑到僵硬,像做贼一样在下面翻阅着少天的通话记录,16个打给蓝河的,心也凉了大半。草草吹完蜡烛,甚至连许愿的心情都没有,就借着不要耽误第二天的训练为由让大家散了。

 

 虽然表面上若无其事的挂着微笑,喻文州心里却像丢了魂一样,乃至都没有发现,自己并没有锁房间的门。

 事实上喻文州的房间就像是个夜雨声烦的展览室,里面各种各样的周边,手办,有的是自己偷偷买的,有的是少天送的。

 推开门的时候,喻文州也没察觉什么不妥,直到听到屋里响起一声“surprise”的时候,喻文州才真正的被吓了一跳,然后紧接着被一个人抱了满怀。

  熟悉的风信子的味道。

 “队长,生日快乐!!!!”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的时候,喻文州惊喜的像在做梦。

   而一向冷静的蓝雨队长此刻却有些发抖。

  “少天……”

  “队长这个惊喜怎么样,哈哈哈哈哈,我单独买了水果蛋糕哦,我就说队长不喜欢吃甜的,巧克力蛋糕一定不是很喜欢,那键盘也就是掩人耳目,哈哈哈队长你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快来看!!”

   屏幕上是两个人相识以来的每一次比赛的视频剪辑,虽然明显能够看出剪辑者的手法并不是很娴熟,很多部分衔接都不是很恰当,但是,这是两个人一路走过来的纪录。

   剑所指的地方,诅咒如影随形。

   结尾是黄少天自己录的一段视频“队长,无论之后发生什么,我会一路陪你走下去,像我们一起走过的那些年年一样,下一个十年,下下个十年,我都陪你一起走。队长生日快乐!”

   视频黑屏了一段时间。

   黄少天突然间好像意识到什么,连忙冲过去想要关掉视频,却没发现自家队长此刻手速极快,就把小剑客捞到自己怀里。转椅因为动作太过剧烈往后移动了好一段距离,视频的声音被掩盖住了,喻文州却依旧能看出小剑客的嘴型“队长,我喜欢你。”

   黄少天在心里骂了一句“靠,小蓝办事怎么这么不利索……这段明明要删了的。”

 “额,队长你,许愿吹蜡烛吧。”黄少天说着就要去拿蛋糕。

   喻文州没有从转椅上站起来,而是就势圈住站在自己双腿中间的黄少天,抬头看着他羞红脸怒气冲天的样子。

 “队长……”

   喻文州脸上终于又挂上久违的微笑“少天,刚刚你最后一句说的什么我没听到。”

 “啊……我说队长生日快乐啊。”黄少此刻丝毫都不像那个让荣耀改规则的垃圾话剑圣,一句话都说地吞吞吐吐。

 “我说最后,被消音的那段。”

 “啊,没有那是花絮啦花絮,就是没剪辑掉,啊对!”黄少天紧张的不敢和喻文州对视“队长我们吃蛋糕吧,这家水果蛋糕可好吃了真的,我觉得没有比这……”

 “少天……”喻文州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一手搂着少天的后腰,另一只手拉着剑客的领子往自己面前拽。

   明明居高临下的人是自己诶,干嘛这么怕他,黄少天在心里腹诽。可是队长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搂着自己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少天……我想听最后的花絮。”

 “队长,我喜欢你……”最后的音节被喻文州干净的吻堵了回去,黄少天的嘴唇总是微凉,喻文州惊喜自己终于能有足够的时间温暖他,鉴于小剑客这次根本没有躲。

    直到这吻渐渐变了味道,喻文州才带着险些崩盘的意志力放开了对方。贴着黄少天的鼻尖说了一句“我也喜欢你,少天。”

    末了还伸出舌尖轻舔了一下黄少天的唇瓣,看着满脸羞红,不知道说什么的话唠小剑客,意犹未尽的笑了笑……

  “不过少天啊……”

  “队长?”

  “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蓝河那17通电话是怎么回事。”

 

    许博远刚刚洗完碗,打了一个喷嚏……

 

 

 

【后来】

【君莫笑】手残你出来,和你PK。

【索克萨尔】?

【君莫笑】你是不是和蓝溪阁说了什么,小蓝最近忙的要死,都说是上面的安排。

【索克萨尔】:)哪有。

【君莫笑】小蓝是我们兴欣的媳妇你别打他的主意。

【索克萨尔】小蓝是蓝溪阁的。

【风城烟雨】小蓝是蓝溪阁的+1

【百花缭乱】小蓝是蓝溪阁的+2

【王不留行】小蓝是蓝溪阁的+3

【沐雨橙风】小蓝是蓝溪阁的+4

【一枪穿云】+5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叶不羞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我告诉你小蓝就是我们蓝溪阁的,你就别惦记了,小蓝怎么会和你这个心脏的搞战术的人走哈哈哈。

【索克萨尔】少天。

【夜雨声烦】哦。

【君莫笑】呵呵话唠你被手残制得死死的还好意思说我,还是我家小蓝好,给我做饭洗衣服还暖床,听话还可爱。

【蓝桥春雪】叶修。

【君莫笑】怎么了宝贝儿,想哥了么。

【蓝桥春雪】滚。

【夜雨声烦】小蓝干的好哈哈哈。

【索克萨尔】少天晚上想吃什么?

【风城烟雨】闪瞎眼

【百花缭乱】闪瞎眼+1

【王不留行】闪瞎眼+2

【沐雨橙风】闪瞎眼+3

【一枪穿云】+4